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玄幻奇幻 > 军少娇妻萌萌哒 > 第418章 凄苦

第418章 凄苦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“他敢!”钟扬威眼睛一瞪,“到啥时候,我都是他老子,他敢笑话我,看我不像他时候犯熊那样,用皮带抽他!”
    “可惜你早就比不上当年了,等你见到他啊,他还是个二十出头的伙子,你呢,已经是个糟老头子了,能撵得上他才怪。”
    乔梦贞笑呵呵地说道,但仔细看,她的眼里也是有泪的。
    她疯了这么些年,好了之后,也为这些年的事情大哭过一场。但哭过以后,便平静地接受了很有的事情。
    事情都已经过了二十年了,她的儿子已经没了二十年了,她再伤心难过又有什么用呢?她要好好的活着,活给她天上的儿子看,好让他安心。
    更何况,霍家那些人还活着!她已经让那些人看了二十年的笑话了,她要重新挺直腰板,不再给他们看笑话的机会!
    钟扬威背过身去,把眼泪擦了擦,又转过头笑着道:“玮是个孝顺孩子,知道他爸年纪大了腿脚不好,肯定不会跑的。”
    “哦,你就让我儿子站着让你打啊?美不死你!”
    老两口红着眼睛斗起嘴来。
    林姝在一旁看着,心里有些酸酸的。
    看得出来,钟扬威夫妻两年轻的时候感情非常好,而他们的孩子,应该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年轻人。
    如果没有当年的那场人为的意外,这个家庭应该非常幸福,钟扬威现在,也是儿孙绕膝,颐养天年的人了。
    可现在,事业没了,儿子没了,自己坐了十多年牢,妻子一疯二十年,所有的一切,都被毁了。
    而害了他一家的霍士杰,如今摇身一变,成了h省有名的企业家。这个踩着钟家和那些无辜送命的工人们的尸体爬上去的霍家,林姝打心底厌恶。
    钟扬威跟乔梦贞说笑了一阵之后,心情好了不少,笑着跟林姝道:“让丫头见笑了,人老了,这眼泪窝子就浅,想起来点事情,就容易飙点马尿。”
    林姝摇了摇头:“没关系,我都懂。”
    “诶!”钟扬威的鼻子又是一酸,只为林姝的那个懂字。
    他的他老伴儿何其有幸,能遇上这个神奇的丫头。
    为了缓和气氛,林姝便道:“钟爷爷,我先帮钟奶奶治疗吧,她现在虽然已经好了,但是多巩固两次,总是好的。”
    “行,那我出去。”
    说着,钟扬威和以前一样,主动走出病房,关上了门。
    林姝朝朱梦贞笑着眨了眨眼睛,朱梦贞便立刻陷入了沉睡。
    治疗结束以后,林姝也不唤醒她,让她继续睡。神经修复的最好时间,就是在身体完全放松的时候。
    等朱梦贞醒来之后,林姝早已经离开了。
    “也不知道那丫头到底用什么方法给我治的病,每次醒来,都觉得特别轻松,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。”
    朱梦贞是真的挺好奇的,这种不吃药不动针的治疗方式,真的太神奇了。
    她病全好了之后的这几次巩固治疗,她有刻意地留心过,想在事后回忆,但是真的一点印象的都没有。要不是真的确定自己的病是林姝治好的,她真的会以为,这病完全是自己好起来的。
    钟扬威说道:“不管她用的什么方法,咱们都要记住,跟任何人都不要提起这事。谁问都只能说不知道,只当你的病是自己好的。另外,也不要好奇,我跟那丫头保证过的,绝不打听,不透露。我们都必须要做到。”
    朱梦贞哂然一笑:“嗯,我知道的,本来我也不好奇的,可这几天医生把我问得都忍不住好奇起来了。”
    她的病好了,也没有瞒着。
    家里的保姆每天都在医院里待着,对她的病情最是清楚。这件事如果他们刻意瞒着,保姆肯定会更好奇,为免闹出些不必要的事情,所以他们干脆不瞒着,就说她的病突然有了好转,且迅速的痊愈了。
    反正林姝治病的时候,保姆都是被支开的,且林姝的治疗手法又相当特殊,一丝痕迹都没有,谁能想到她身上去?
    保姆知道以后,医生便也知道了。
    这些天医院里神经科的医生天天往这病房里跑,围着她研究,想看看她的病到底是怎么好的,可是看了几天,愣是没看出一点门道来。
    钟扬威想到那些被他老伴儿的病弄得神神叨叨的医生,忍不住笑了笑:“甭管他们,反正一问三不知,把责任都得一干二净。实在问急了,就说有可能是他们医院的给你治伤的药起了副加作用,让他们自己瞎琢磨去吧。”
    乔梦贞笑着点头,转头看了看窗外,叹道:“咱们回家吧,我不想在医院里待了。这腿也只能靠慢慢养,在医院里养哪里在家里得劲。再说,我还想去看看玮,这么多年我都没去看过他一眼,他肯定想我了。”
    “谁说你没去?这几年,逢年过节,我都带着你去了。放心吧。”
    “那能一样嘛!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玮到底葬在哪儿……”
    说着,朱梦贞的眼泪一下就落了下来。那是她的孩子啊,她连他的葬身地都不知道。
    当年事情来得太突然了,她受不了打击,整天浑浑噩噩的。钟玮的葬礼还没来得及举行,钟扬威就被抓走了,当时霍士杰特意让人在她面前说了很多不好的话,她受不了刺激,彻底疯了。
    后来,钟玮的身后事,是钟家本家的亲戚给帮着办的,办得极为寒酸,连个像样的坟堆都没有。
    前几年,钟扬威出狱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用仅剩的钱,在市里的公墓,买了块墓地,把钟玮的骨灰迁了过去。
    而她一疯这么多年,对她孩子的墓地,根本没有一丝印象。
    之前林姝在这里,她怕闹笑话,也不想让林姝跟着难受,所以还能勉强忍住眼泪。现在,林姝走了,她也不需要再忍了。
    钟扬威看她那样子,也忍不住红了眼眶,使劲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你想回家,那咱们就回家,下午我就去办手续。明天,我还你去看玮。”
    朱梦贞泪如泉涌:“好。”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