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耽美小说 > 高辣浓情 > 乱交游乐园 > #性瘾医院,午间无休

#性瘾医院,午间无休
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    乱交游乐园 作者:梧桐匣子

    他根本等不及逐渐加速,一上来便插顶得极其激烈,两人身下的铁椅被震得在瓷砖地面上不断摇动,可怜的支架止不住地戛戛

    作响。

    病房里有专供性交的爱床,但他就是尤其爱在床以外的地方操她。李幼只觉得体内被源源不断的快感充盈着,敏感的上身肌肤

    却得不到抚慰,愈发饥渴得难受。两粒乳头从蕾丝内衣杯罩的开缝处钻出,硬硬地挺立。她忍不住抱住男人的头按在自己双峰

    中磨蹭,并主动将乳头送进他嘴中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”男人懂事地一口含住,闭着眼像吸奶嘴一样紧紧嗦吮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痒……再用力点……嗯……”她顿时忘情地呻吟起来,更加快了屁股上下套弄的速度。但光凭她自己的力气又能快到哪

    里去,男人紧抓住她的嫩臀,将她高高抬起又狠狠砸向胯下,粗壮的肉棒一次次肆虐冲入小穴深处,撞得她整个身子都在颤

    抖。

    “啊!!——好麻……好深!啊!……你要……干死我了啊!!”

    粗大的性器不断疯狂地在她湿滑软腻的甬道中进进出出,龟头楞刮擦着她敏感的穴口,粗糙而浓密的阴毛磨蹭着她同样充血硬

    胀的阴蒂。她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仿佛要被他炽烫得热情烧干,但阴户中的淫水却反而随着他的抽插而越流越多。

    沉浸在性爱快感中的李幼总是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,到医院广播的铃声响起时,她才发现时间又到了中午。男人却并不打算停

    下,鸡巴仍在她体内不知疲倦地拼命活塞。她在他身上不断颠簸,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中……午!了!……啊!……你停下!……啊哈!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!”他已经操红了眼,一刻也无法停止,他知道若是在此刻放开她,她便要像昨天那样离开他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别走……不要走!”他的手臂像铁箍般紧紧固着身上的女孩,臂上青筋根根暴起,“就一会儿……就再一会儿!不要走……我

    不能……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能再这样!你总不能……一直……靠输营养液啊!!……嗯!……”

    李幼急得捶他,她得去给他领午餐才行,就算她自己不吃,也不能再这样放任他了。

    “不!我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你……求你,求你!……不要走……!”

    他忽地将她整个抱起,放上身后的桌子更加凶狠地操干。她想要挣脱开,但他的力气大到自己根本动不了丝毫。

    他抱紧了她,伸手把推车勾过来。他知道那抽屉里有她早上买好的备用食物,今天是一块三明治和一盒精力饮料。

    “给你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他将食物递到她手中,然后便欣赏起她被自己干得晃上晃下,却仍然还在努力适应进食的模样。这场景不知为何使他变得更加

    兴奋,怎么也操不够,怎么也操不够……他也想停下来让她休息,可是,他究竟要怎样才能停下来??

    她的媚穴真是是上等的名品,让他每一天都欲罢不能。射精感很快来临,但他几乎连停下来等待射精结束都不肯,便在持续喷

    射中与她继续贴肉摩擦,一刻不停地往里狠命抽干。

    体内像是有宣泄不完的体液和性欲,让他无法克制地沉沦。还记得刚来医院时,她被完全失控到连痛觉神经都已麻木的自己操

    到死去活来。他甚至弄伤了她,在她身上留下了几处青紫的痕迹,但她却一点怨言也没有,仍然尽心尽责的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这让他始终感到愧疚不已,目前在药物的控制下,他终于能逐渐能在性爱中保持理智。他用了十二分的自制力来克制自己控制

    力度……可是,如果要让他做到中途放弃,似乎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的肉屄里太温暖,太舒服,紧窄潮湿得令他日思夜想。他真想把自己永远放在里面不拔出来,把自己所有的体力都用给她,

    就算是死在她身上也没有关系!

    李幼被他的下体顶得七上八下,连塞带吞了好一阵才把那一小块面包吃了下去。她刚刚休过年假,接下他之前身体有一阵子没

    让人碰,体内正是敏感的时候,当然经不住他这样凶猛的进攻。

    高潮几乎是每过几分钟便来一次,每次来临都如灭顶般汹涌。他撑在她身上,下体的动作次次到底,又深又重,比普通人的力

    度更大得多。但他的脸上却是显而易见的疲惫不堪,好像随时都会倒下,眼窝我因长期无法进食而有些凹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至少!……至少!把这个喝了!……嗯!……”她晃晃悠悠地将手里的饮料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喝……我只要你就够了……我只要你……”他低下头来想要吻他,却被她将吸管突然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看着她眼里的坚持,他终于喝了一口。冰凉的液体进入胃里带来一阵痉挛,使他立刻便开始反胃。

    “真的喝不下去……”他的声音沙哑,还带着一丝无奈与委屈。李幼一言不发,当即拿回饮料自己喝了一口,又勾下他的脖

    子,将温得微热的液体徐徐送入他口中。

    那冰凉的液体因有了她的体温而变得香甜,他将她嘴里的饮料全吸了去,却根本不给她机会喝第二口。

    他满心只想要榨取她口中与穴里的诱人汁液,恨不得将她揉入怀里,或者整个人吞入腹中。硬挺的鸡巴仍然噗嗤噗嗤地抽插着

    她腿间的温柔乡,仿佛从那里便能获得无穷无尽的精力似的。

    #性瘾医院,晚间加班

    “啊!……嗯……嗯!……唔嗯……!”

    由于两人换成了后入的姿势,肉茎插入得格外之深,每次抽出都将很长一截留在她逼里,每次捅进却是连根没入,将她翻开的

    花唇也全都挤进去,撑得胀噗噗地凸出来。

    李幼已经分不清他在里面射了多少次,只知道两人如胶似漆的腿间都已是一片白浊泥泞。好像身体的水分都从与他相连的那一

    处泉眼流淌而尽一般,喉咙越发河涸海干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喝水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中午的饮料全都喂给了他,而自己叫了大半天滴水未进,李幼只觉得嗓子渴到有些发疼,不得不再次开口叫停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!!嗯啊!……我要喝水!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在她身上奋力抽动的男人这才惊醒,他终于停下动作,微微喘息着看着她。已经除去所有衣物,浑身赤裸的女孩无力地俯

    趴在桌上,高高翘起的白嫩圆臀紧贴着他的下腹,像只可爱的小母狗般与他性器相连。她浑身都泛着桃李般的色泽,头趴在桌

    上,侧过来看他,半合的双眼中春情朦胧,原本红润水嫩的嘴唇干得起了壳。

    “抱歉……”他将她松开了些。好在房间里设有饮水机,李幼撑起身子,准备朝饮水机走去。随着她的动作,原本被她含在穴

    儿中的鸡巴便滑出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不!……”他低吼着重又将她搂入怀中,像是生怕失去什么宝物般的惊惶。在空气中冷了一瞬的肉棍再次重重插进深处,男

    人的喘息在耳边再次变得激烈,火热坚硬的阴茎如同铁杵般在她体内肏撞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!……哈……”李幼仍然挣扎着朝前,每走一步便被他抱住追上一步,他的胯下始终紧贴着她一寸不离,像只发情的公

    豹般在她体内强劲地不停抽插,插得她浑身摇晃,步履维艰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走到饮水机前,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纸杯为自己倒水。他却又趁着她弯腰的空档,握住她的屁股,挺身狠命朝里深顶

    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!……”刚切好的半杯清水全都撒在了女孩的胸上,她无奈地抱怨着让他轻点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真的要命。为什么?她喝水时脖颈皮肤鼓动的模样,微微闭眼吞咽的模样,酥胸连绵起伏的模样,为什么都这样深深

    地吸引着他……

    他将头埋在她后颈,不断亲吻着她诱人的肌肤,一手握住她绵软丰盈的奶子狂乱地揉捏,另一手狠狠按在她腿间的三角处,逼

    迫她时刻紧贴向自己。

    等到最后一口水刚喝完,李幼趁机朝门口挪去,想要按上门上的服务铃,他却更加警觉地抱紧她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不要!!”他单手将她的双臂握住束缚在她胸前,另一只手紧紧捂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不要叫他们来……我不想……求你了……!就今天一天……嗯!……就今天这一天!让我操够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唔!……你不会……操得够我的……”这只是她一句随口的无奈叹息,但落在他心头,却仿佛是女孩撒娇的情话。那种失

    控感又从身体里渐渐滋生,内心深处的兽欲眼看着就快要突破界限。偏偏在这时,女孩再次被他干到了高潮,淫穴含着鸡巴阵

    阵抽搐喷潮,被捂在他手下的嘴唇情不自禁地大大张开,舌尖动情地舔上了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一直被艰难维持着的理智终于溃不成军,他将她狠狠推到墙上,近乎野蛮地架起一条腿,不要命地朝着她的阴户狠狠冲撞。李

    幼扶着男人坚实的手臂,被他干得另一条腿都几乎快要离开地面。她不断的尖叫却只能换来他更穷凶极恶的粗暴操干,高潮的

    频率来得快得过分,令人狂乱的快感像是要将她的神智也摧垮一般,让她根本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“……又要……啊!!……别……!不要了!!……不要了!!!啊!!!……哈啊!!”她无助地叫着,身体几乎就没有从快感

    的高峰上下来过,他怎么可以每一次都刚好撞到她最要命的一点??每一次都让她爽得快要疯掉??啪啪的肉体相撞声大得吓

    人,她的下腹都早已被震得发麻,只有骚穴和子宫在为这毁天灭地的快感而狂欢,高潮一次又一次连绵不断不像要把她逼往绝

    境。

    男人和之前纯粹失控,只是为了发泄兽欲的冲撞不一样。这次他对她极尽爱抚,浓情的深吻让她就快要无法呼吸。李幼回抱紧

    他,在被吻的间隙里喘得发不出声,双眼失神,泪水盈出了眼眶。她觉得自己的意识也开始不清晰了,甚至想着哪怕就这样真

    的被他操死在身下也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看护时间已结束——请各位医护人员离开病房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音乐声从广播里响起,病房的门随之自动打开。该走了,到时间了,但她却仍还被男人抱在怀里,浑身颠簸不停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!要!……走!……了!……啊!!嗯……!”

    “别走……拜托……至少让我射出来!快了……”他卯足了劲儿,腰臀挺动得如机械般又凶又猛,只为了强迫自己在这仅剩的极

    短时间内尽快高潮。李幼为了能帮助他,也抱紧他宽阔的后背,主动将舌头伸过去回吻起来。香滑的小舌探入口中,与他的舌

    头纠缠在一起。感受到她回应的那一刹,男人浑身都激起一阵猛烈颤抖,鸡巴突突直抽,终于一个暴插顶到最深处完成了最后

    一次射精。

    “让我走吧……不然……安保部的人……又要来了……哈……”女孩连声喘着,有气无力。她已经被他搞到几乎不成人形,浑身酸

    软得厉害,是靠被他手臂抱着才勉强没有倒下去。

    他见她在自己怀中惹人怜爱的模样,性器仍在蠢蠢欲动着。欲言又止了好几番,但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,并帮她把推

    车拉来。李幼下体被狠撞过久的麻木还未散去,只能扶着推车扶手一瘸一拐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门就快关上,他连忙伸手抵上门框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带着疑问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……如果……如果我半夜实在太想你了,该怎么办?……”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,终于才将话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不能来,可不可以……至少让我听听你的声音?”

    李幼垂下眼帘,没有答他。他顿时满心失望,懊悔自己不该提这样无理的要求,却不知下一秒便见她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部小

    小的手机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我值夜班。”她的嗓音柔弱而略带沙哑,半俯在推车上的身子还在轻颤,赤裸的腿间挂满了他给的下流体液,眼睛

    看着地面没有看他,“你要是实在想我的话,就按这个1号键打到值班室来吧……”【今天2000+,算是把欠更补上了叭quq】
<<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>>
添加书签